这是一部曾经快被观众忘进犄角旮旯里的……原创武侠剧。

就犹如剧里的三种价值观,有的人放下了,有的人本就不在乎,而有的人始终在坚持。

跟该剧主演周一围聊起来的时分,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忘了从前的尺度吧,我们不再给从前的观众拍了。”而后他又反复了一遍:“忘了过去吧,翻篇儿了。”我想,周一围也像程闻道那样,放下执念,变成丁修了。


二、释与儒,以及灰色世界


将军高剑雄身上背负着家族和挚友的重任,不得不做很多有违自己心坎的事,只为了活下去。

《少林问道》就是这样一部“从前”,是被很多人遗忘了良久的“过去”。



但是,那些不乐意变的人,我想敬他们一杯。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少林问道》有着许多成绩,我却想表达激烈的喜欢。

心猿意马的人,连说话都是引人焦躁的,因此观众很轻易从周一围在剧中前后的不同台词和表情以及肢体的处置方法中,看到从程闻道到无想的转变。

能靠片花就让观众冷艳的剧目并不多,《琅琊榜》《海上牧云记》都能算上,而《少林问道》也是其一,水墨画的画面、掷地有声的台词以及价值观的对峙都很有看点,比方将军高剑雄的理念是“活下去”,书生杨秀则会说出“我是个读书人,我读的是圣贤之书,学的是圣贤之德,立的是圣贤之志,修的是圣贤之身”这样沾染人的话,而僧人无想(即程闻道)只剩下了“见或不见,成住坏空”这样的念头。

周一围是这么说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正义不必定总会克服罪恶,究其本源,正义之中也会藏有罪恶。佛家说,这世上没有对错,很多事情是既对又错,非对非错,又对又错,基本说不清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很多事情放到历史的长河之中,就是一件大事,有明一代加上南明也不过才三百多年。这就是佛学的思辨精力,我从小就是个爱揣摩事儿的人,我爱好佛学中思考成绩的方式。”




一、“全部武侠市场都在冒险”



剧中一开始,杨秀就誓与严党奋斗究竟,尽管剧中将严嵩和徐阶无意识地二元对立了,但这不妨害对杨秀这个角色的塑造,他为了斗争家破人亡,流亡了大半个中国,但他从始至终没有懊悔过,也没有动摇过。


从片花中可以看出,三团体之间没有相对的对错,价值观彼此触犯和容纳,这一切都告知观众,这部剧的格式很大、想要表白的货色许多。


过去咱们拍的都是哪些剧呢?翻一遍每年的热点剧列表,单以2003年来说,就有《走向共和》《少年皇帝》《孝庄秘史》《天下粮仓》《记忆的证实》《金粉世家》《似水年华》《我这一辈子》《十八岁的天空》《李卫当官》《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射雕好汉传》等电视剧。题材多样,有历史、有戏说、有抗战、有传奇、有传记、有青春、有武侠……那一年,《还珠格格》曾经热播了五年,然后来火极一时的《武林别传》正在准备,国产剧市场欣欣茂发。

比拟于有所改变的程闻道/无想,儒家思想的代表人杨秀则从始至终没有转变过动机,当片花里的他喊出“我是个读书人,我读的是圣贤之书,学的是圣贤之德,破的是圣贤之志,修的是圣贤之身”时,就已有很多观众感叹久违了的东西又回到影视作品里来了。

一开始的程闻道异常急躁、夸大,音调上扬,一下子就在观众心中种下了狂躁的种子;后来的程闻道终于安静了上去,他开始剃掉烦恼根,开端从心里剔除那些怨念,语气陡峭、眉头伸展,成为无想。


《少林问道》在豆瓣评分8.7,去年曾在江苏综艺频道播过一遍,七月十八日,它又悄无声息地登陆央视八套,天天三集。但是看看网络上的探讨热度和收视率,可以想见,照这个趋向下去,等它播完了也许都没多少人知道。


除倒闭志坚的念白,这句台词本身也很值得玩味,当败火认为明德曾经越走越远盼望他可以悬崖勒马时,明德却认为自己曾经悟了、早已在岸上了,这一来一去的机锋清楚是在说,每团体对放下的懂得都不雷同。

最后,一切的人都放下恩怨,一同抗衡倭寇。

武侠剧还有救吗




二、相比于异样发生在这个时间段的《大明王朝1566》,它的政治观极为成熟;

三、故事里对南直隶的称说十分古代化,一会儿是南京、一会儿是江苏省,基础可以判断没有做过地舆方面的作业……

一、故事产生在明朝嘉靖年间,但是女主的爸爸却是一个异姓王爷,很显明不合乎时期背景;

--于是片花固然看起来是在说历史剧,但当作武侠剧来看也未尝不可,这自身就是存在很多重解读的,但我们却因为思想误区疏忽了它也可以是武侠剧。将故事设置在嘉靖朝,兴许只是因为严党把控朝政和西北倭寇入侵的两个大历史背景易于发展故事。

这个成绩,我想交给这部剧本人来答复。


所以《少林问道》是一部有禅意的武侠剧,不同于其余以“少林”为名却老是在打打杀杀的剧目,这部剧里常常会有打机锋的台词呈现,此外它并没有强迫性“植入”,而是在对着剧情谈话。

程闻道曾经是无想了,可他这个“无想”,却什么都想,爸爸的死他要想、爱人的生他要想,全天下的懊恼那么多,他一个都放不下,什么都要想,想报仇、想报仇。所以败火说他心猿意马,他也确切心猿意马。

配角程闻道的爸爸被明德杀逝世,自己二心想要报复,想方设法要学武功,拜师少林,终极放下冤仇。





单一,热门题材的单一化是目前市场上最大的现状。为什么?因为大家不敢再冒险了,再冒险就死了。近日播出的《少林问道》则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假如全剧最后处理成绩的措施都是经过佛教,那么这部剧的思想观就是单一的。所幸的是,《少林问道》到最后也不试图将谁的价值观改变从前,而是在尽力将不同的思惟价值承载于一个更大的容器里。也因此除了佛教思维外,它还必需展现其它价值观。


《少林问道》仍旧有着它的野心,尽管它的野心不在历史。

用佛家的观念来说,杨秀的行动是“我执”,认为这样的人会过得很苦楚,会放不下很多东西,什么都会来约束自己。而《少林问道》里作为配角的程闻道则在一直放下。虽然如此,剧中也没有对杨秀停止贬斥,在转达放下执念的价值观的同时,仍然正面表现了“我执”杨秀宏大的人格魅力。

配角程闻道的表演者周一围在接收访谈时说,自己接这部《少林问道》是被它所展示的佛教观点给感动了。“佛教讲的不喜不怒不悲不哀,与戏剧冲突并不抵触。故事就是有误解、抵触和波折,跟摩擦绝对应的就是不矛盾,我想通进程闻道讲出来的就是不冲突,这是与戏剧冲突的一个对应。”

现现在,再看看这些剧种的存活情形,我们发明,这年头热门的不是大IP就是事实主义题材,前者重要是改编各种后天缺乏的网络小说,后者则以《欢喜颂》和《我的前半生》为代表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社会言论。

恰是这样三种对立的价值观,形成了《少林问道》所想要表达的哲学世界,这是一部有野心的作品。尽管它有着许多的成绩,但我不忍心斥责它。


但因为《少林问道》片花的“误导性”,很多网友都把它当作一部历史正剧在看,因此片花倒是吸引到了不少观众。片花里重点展现了剧中的三兄弟,分辨是大哥高剑雄、二哥杨秀和三弟程闻道,他们三团体在剧中代表着三个身份,分离是将、儒和僧。

如果说历史剧还有一些历史喜好者在支持的话,如果说金古武侠剧还有一些原着读者在关注的话,那么原创武侠剧就真的快走进死胡同了。

武侠读者?哪还有多少武侠读者啊,除了金古梁孙王凤椴沧马等多数多少团体外,武侠小说自己就快绝种了,哪还顾得上原创武侠剧?大制造的片子《绣春刀》也还在艰巨地找自己的饭吃呢。

因为这是一部原创武侠剧,所以它的矛盾设置是江湖和庙堂,所以它可以承载简略的二元对立,所以它想抒发的并不是历史精神而是武侠风骨。

当《少林问道》不停在说放下、摆脱时,我们难免会想到前段时光惹起争议的张杨导演的电影《冈仁波齐》,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群藏民去拉萨和神山冈仁波齐朝圣的故事。该片上映后,一部门人以为它展现了无比强盛的信奉力气,另一局部人则认为这样的信奉是落伍的。这里我们有意去评判信奉本身,但异样作为带有宗教颜色的电视剧《少林问道》,它相较于《冈仁波齐》,却在佛教外多了不少内容。

书生杨秀从始至终都在保持自己心中的道,不抬头、不废弃,最终就义。





高剑雄不是嫉恶如仇的人,他不会因为一点大事就不肯妥协,也不会因为他人的事情而得罪下属。他很明白这个世界有多灰,所以他只做着一点点大事,听命下属却在自己爸爸、兄弟、爱人遭到要挟时想方法周全,有观众说他活得很累,因为无想和杨秀都离我们的生涯太远,高剑雄才是我们自己。


第十五集,当程闻道终于信心剃度,成为无想和尚后,他的师父败火和尚让他担任煎药,但这药却一直煎不好,无想要从新煎时,败火说:“你如斯心猿意马,煎出来的药,也是毒药。”


《少林问道》差未几曾经宣布失败了,原创武侠剧越来越难走、越来越不晓得往哪走,王家卫在《一代宗师》外面说:“实在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委曲求全,即是固步自封。”很多事确实要变,历史巨变出了《智囊同盟》这样的产物,武侠剧变出了于正版武侠剧这样的产物,是好是坏自有公论,但很多事只要变了才会找到前途。


因而在剧中,要放下的不只仅是程闻道一团体,还有少林寺住持正因跟修开口禅的正行,这两团体由于十年前一场少林寺的灾难,而挂怀了十年,只管身为得道高僧,却一直难以放下,终于一个面带浅笑不再计较,一个含笑九泉放下所有。


而这样的转变,才是《少林问道》想要传达的一个重要点:放下执念。

形成这场劫难的明德由张志坚饰演,在第八集里,当败火和尚劝他“回首是岸”时,他忽然暴发:“老子就在岸上!”这句台词铿锵无力,听说在场的演员都赞叹不已,当它涌现在片花中时,弹幕里也纷纭收回惊叹。

有人跟我说:“整个武侠市场都在冒险。没有人敢投原创武侠剧了,观众根本不买账。”可见“武侠剧”这个概念这些年曾经被我们框在金古的牢笼里太久太久了。那么当初,《天下第一》、《八大豪侠》这些剧如果再出来,还会有市场吗?仍是说,就像《镖门》所浮现的那样:原创武侠剧终于离开了原认为永远不会到来的大限将至?


看看近几年那些叫好不叫座的原创武侠剧,《侠僧探案传奇》是这样,《镖门》也是这样(甚至《镖门》的男配角找了霍建华都救不了这部剧),一方面口碑极好,另一方面收视极差。

是的,久违了。当我们的影视作品里只剩下了男女情爱和蝇营狗苟,还要被美其名曰“适应时事”,而过去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也好、张载的横渠四句也罢,都很少再被提起,也难怪观众听到这句话时会有那么大的震动。这不禁让我们想起《豪杰志》里的卢云,异样是一个坚持自我、不愿苟且、不愿摇动的儒生。

--于是《少林问道》一旦用武侠剧的方式来表示,这一切就是一个很罕见的武侠故事了,从被灭满门到立志复仇到放下恩怨,这是武侠故事多少年来习用的伎俩。只是它并非由那些热门小说改编,而是自己原创,所以大家一开始并不会反映到这是武侠剧。

这样一团体,没有动摇的信仰,在苍莽的彩色之间彷徨,他会迷茫,大家也会骂他,会骂他誓不两立,会骂他中流砥柱,他也尽数领受。剧中简直每一次程闻道和杨秀受到劫难,都有他的参加;但也几乎每一次当他们碰到风险时,他都会帮助。这是一个矛盾的人,矛盾的人往往会惹起观众的同情,因为矛盾的人足够有血有肉,足够像我们自己。

那么,《少林问道》,会成为宣告原创武侠剧黯然死亡的终曲吗?

而这样的世界、这样的灰色世界,则充满着大批的,只想活下去的人,高剑雄就是其一。他能够做出良多违反良知的事件,只为了活下去,因为在灰色的世界里,对和错并不是那么明显--而只要在冲破他底线时,他才会奋勇抗争。



而就在我们看了十来集,感到这部剧不怎样样、快要持否认看法时,突然从故纸堆里找到了一个词来给这部剧加个标签:原创武侠剧。于是很多成绩恍然大悟。



观众和主创曾经没有给原创武侠剧再留下什么空间了,没人看没人拍,几乎出来一部死一部。



因为这个世界,是由我执的人推进的。

结语 原创武侠剧出路在哪?





原题目:武侠剧还有救吗


从这样的一个切入点去看《少林问道》,会发现很多风趣的处所。

至于明德后来的转变,则波及到全剧的一个主要伏笔,这里便不开展了,不外这个伏笔也非常“武侠化”,也只要武侠剧才会设置这样一个戏剧性的背景。

于是我们就很天经地义地认为,这是一部历史正剧。然而当正片出来后,我们却很容易地发现它有非常多不契合历史的成绩,这些不言而喻的弊病多到两只手都数不下:

《少林问道》是一部什么样的剧呢?它为什么会成为冒险失败的产物?

儒家道统观就是其一。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会感兴趣